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 Join Hackpad Now.

吳碧霜

398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吳碧霜 398 days ago
社造中心執行長/吳碧霜:謝謝大家今天來參加我們「臺北市社區的永續經營的下一步」,是論壇嗎?也不是。是工作坊嗎?等一下我們其實會用一些不同於以往的討論方式來作互動,今天這些人都是我們精挑細選來談臺北市社區營造永續經營的下一步。大家看到今天是「大會師」,為什麼是大會師?因為我們其實之前就慢慢在進行這些事情,在上上禮拜我們三場小聚邀請很了多社區、社群夥伴來談下一步的想像及現階段面臨的問題,我們再做了一些收攏。大家今天在這個階段,怎麼把過去的議題收攏,然後根據大家的經驗作下一步的討論,接下來9到11月會有三場沙龍,希望透過沙龍把議題切入大家未來經營的模式,或是環境孵育、思考政策規劃的可能性,做一個更細緻的討論,如何到達永續經營的下一步?這是我們為何做這件事的原因。今天我不是主持人,只是做個開場說明,因此在暖身前,先請都更處處長處長和社造中心計畫主持人永展老師上台致詞。我們有請都更處處長。
 
都更處處長/方定安:各位夥伴大家好!很高興今天有機會來到社造夥伴們的大會師,剛剛碧霜說她不是主持人,其實應該也是吧?不然今天主持人是誰?(碧霜:是家華,我是司儀)喔喔原來是司儀,不管是司儀也好、主持人也好,再跟大家say hello,因為我的腦袋還在轉來轉去,前天才考察回來,還在調時差。昨天更新處有件大事,跟大家分享一下:斯文里的第三期都市更新昨天做選配,共有92%以上的同意書已經蓋出來,代表自發性的都更跟公辦都更兩者整合在一起。其實公辦都更不代表公部門自己來做,真的要靠各位。今天談的主題是從經營管理的角度去看,其實公辦都更都會回到最早、最前端的Programming,要談到永續經營,前面的階段就要談出來,不是後續才經營管理,已來不及,很多方案需在前端大家一起來參與,討論出好的方案,後續再好好執行,當然任何一個方案計畫都需長期永續的發展,跟李永展老師的”永展”一樣。長期來看我們是長期的夥伴,歡迎大家把想法提出來,今天果然跟以往不一樣,所講的話馬上會被(主持人)hightlight出來,讓大家清楚知道我在講什麼。因為同仁知道我不會照唸致詞稿,所以今天索性沒給我致詞稿,我今天自己想到什麼就分享,跟以往一樣。無論如何希望今天各位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說出來,跟我現在一樣直接、真誠地講出來,把過去的經驗分享出來,我知道在場有很多前輩投入社造很久,也不吝嗇把想法講出來,相信今天下午不算論壇的論壇能夠更精彩,讓每位夥伴都能滿載而歸,滿載而歸要記下來!希望今天大家輕鬆無愉快地滿載而歸。謝謝各位!
 
社造中心執行長/吳碧霜:我們臺北市其實在走不一樣的路,怎麼樣把空間和社造結合,另外一種社造的可能性 接下來請李老師致詞。
 
社造中心計畫主持人/李永展:我們學會今年是第二個三年的最後一年,我想處長應該知道,今天文化部也有人來參加,有時候文化部在思考臺北市的社區營造怎麼定位時,其實有點辛苦。不只是文化部的社造,包括內政部的城鎮之星、前瞻計畫、環保署的環教,類似這些我比較熟悉的,都會說臺北市應該要驕傲,前瞻計畫裡有很多項目並沒有臺北市的經費,因為臺北市比較有錢,我個人覺得(我身分證字號是A)臺北做為台灣的首都,第一個要面對的是全球化競爭,中國的崛起對大家一定是個挑戰,反過來講臺北做為22個縣市之一、六都之一,要用怎麼樣的方式讓大家感受到臺北有在做事,而非驕傲的天龍國人。這樣的雙重壓力是大家要思考的議題,在場可能很多人身分證字號並不是A,但願意留在A或今天願意來參加,一定都有不同的想像,等等看簡報會看到很多老照片和年輕一代的照片,是不是要用世代的角度來發想。或是跨領域:跨領域有兩個介面,一個是跨空間的領域,臺北做為台灣的嘗試,不應該只限於臺北市,台灣這麼小,需要跨地理位置。跨領域則是跨越不同的專長或非專業領域,個人跟學會經營社造中心都期許今天能往前看得更遠,所以特地找不同的角度來對社造作發想,大家會想為什麼叫社造?社造學會第一屆理事長是李遠哲院長,當初在想社區發展,是包含「經營」跟「創造」,所以叫「營造」,今天社造永續經營,如何讓各縣市看到都會社造怎麼做,更期許透過社群網路,不只國內,也讓世界,像台灣很驕傲的世大運,讓大家知道作為首善之都,應該有的社造方式,打破熟悉的陌生人,要破冰、要往前走!
 
社造中心執行長/吳碧霜:今天的活動是邀請制,大家各代表社造過程中不同的的角色和背景、不同參與的方式,希望大家能盡量在過程中把自己遇到的問題和想像作一個互動。接下來介紹主持人:家華,她是臺北市公參會的委員,請她自己來介紹一下吧!
 
活動主持人/呂家華:今天要做哪些事,大家手邊有張A4紙,下面有QRcode,是一個網路上的小房間,誠實跟各位說今天因為時間有限,未必每個人都能說到話,當然我們期待每個人可以說,但如果無法的話可以隨時在裡面發言,也可以匿名,空檔時間我們會去看大家的留言,並在現場秀出來,所以實體和虛擬都有一個空間。今天之前已在14~16號舉辦三場小聚,有許多已經來貢獻過的朋友,誠實說也聽到很尖銳的質疑,等等銘澤和碧霜會做報告,大家事後可以提問,然後我們進行兩階段的討論。誠如剛才所說,臺北市的社造的確有它的脈絡,該如何在現階段往前看、往後看?第一階段我們會一起描繪臺北市社造工作的樣貌,描繪沒辦法只靠行政機關來做。第二part是將日前三場小聚的內容大體上分成了四部分:
 
框框外-
 
踩在框內&線上-
 
框框外-
 
活動主持人/呂家華:透過剛剛的發言,發現每個人對社造的認知很不同,到底什麼是社造?他做的事情真的不是社造嗎?那社造跟社區發生的大小事有什麼關聯?等等我們就要來描繪在臺北社區工作的樣貌/北市的社造特色。但今天不是在許願池,不是大家說的所有事情都更處都會說好,他們無法承載那麼多事情,有些事只有政府能做,有些事只能由民間來做,今天可以來聊一聊。開始聊之前請銘澤和碧霜簡單和大家講解之前聚會談了些什麼,大家對臺北市社造的想法為何。
 
 都更處承辦/楊銘澤:我們在談臺北市社區營造的下一步之前,需先回顧之前做過什麼事情,再承先啟後,開啟未來想像。從臺北市都會社造脈絡可看出是從地區環境改造計畫為始,培育了許多社區規劃師進行改造,但社規師數量不夠,於是開始培養青規師、儲規師,後來演變為現在的社造人才培訓。另外還有社造中心、社區地圖、影像紀錄、URS、OPG以及最新配合西區門戶計畫和居民一同做北門附近廣告物改造、整宅等等計畫。在臺北市的脈絡下我們做了很多關於空間體系的事,但也造了很多人。我們也盤點社規師、儲規師、青規師、社造人才的分布圖,我們發現過去有段時間社規師提供非常多的幫助,目前這些老師都已更上一層樓,但仍繼續在社造領域努力,其中有許多人今天都在現場。我們也盤點了社區故事、社區地圖,到數位化的影像紀錄,以及促發城市創意行動的社造點、閒置空間改造的OPG的分布圖。綜合以上我們發現這些點主要分布在士林再生計畫、大同再生計畫、中正萬華復興計畫,這些市府有重大政策的地方。代表著我們有擾動的地方孕育出許多人,原因是過程中透過社規師的支持及他們和在地居民的溝通。未來將推展東區門戶計畫,從西區推到東區,在較少擾動的地區如松山、南港、內湖、信義做進一步的擾動,都市再生學苑未來可能就成立在大直,呼應這附近社造的加強推動。我們也去盤點這些計畫的人口組成,發現臺北市的社造跟別人最不一樣的是有許多議題社群,而且數量不斷提升,未來我們如何支持這些社群?都市發展與社區各式議題,是我們為來關注的焦點,這其中都更處、公部門可以扮演什麼角色?我們希望成立都市再生經營平台,藉此累積社造資料、資源整合、公私協力。社造人才也會轉型成都市再生學苑,能夠容納社群、為城市出點子、做城市創意的生產者。我們也希望和世界接軌,做國際型的擾動。
 
社造中心執行長/吳碧霜:很高興這個活動與之前不同,這次是由甲(都更處)乙(社造中心)兩方共同舉辦,在前端就處理各自面臨的問題整合並開始互相協力。社造中心過去被期待扮演媒合和資源整合的角色,而這次透過三場小聚,我們找了不同的角色如NGO、社群與社區、公部門來共同討論,也在事後做了一些整理:一,首先是我們對「永續發展」做了更細緻的解構,文化轉譯、有機循環都是永續經營的環節的可能性。永續經營可能是一種價值、理想、或態度,而到底又是誰的永續?而永續經營的概念中,不同的價值又要如何扣連?二,社造其實是慢問慢答的過程,解決社區問題需要花很多時間擾動才能把人找出來,而現在都市中有一群人在做許多創新行動,是快問快答的,這兩者要如何互相加成、結合,是我們在其中觀察到的。未來因應人工智慧的出現,許多工作將被取代,但人與人的關係、關懷會更凸顯,社區角色的扮演相對重要。三, 跨領域、跨族群、跨專業、跨世代的語彙如何轉換?則需要互動平台。大家對於社區營造的定義都需要被轉譯,有人認為自己是社區設計,有些認為是社會創新,用商業模式關心社會議題如社企,有人是轉譯角色、還有社工的加入、空間的改造等等。是否需要中介組織,為什麼?如何創造更好的工作環境?四,社區和社群的關係為何?如何合作?希望待會大家可以來討論。而在社群離開之後,如何讓社區找到生產經濟體的可能,要去盤點社群的能量,可能驅動社區動力。五,永續經營的模式怎麼看?永續經營可能不是一直經營的事,而是當下要思考的事,當問題被解決時,行動方案可能就需要翻新或退場。永續經營需找到合適的商業模式、自給自足?六,其他議題:政策補助的彈性(過程溝通比結果重要)、在地經營問題、社群與地緣關係的深度如何持續,社區面對議題的廣度,怎麼把更多人拉進來。永續經營的下一步,你的關鍵詞為何?
 
活動主持人/呂家華:聽完後大家會覺得很辛苦嗎?臺北市的社造居然要面對這麼多議題。一路走到現在,此刻臺北市的社區營造到底要怎麼描繪?小聚中有參與者說過,臺北市的社造模式應有自己的論述,而非依循中央的標準。臺北看起來有很多創意行動,但與居民之間的關係似乎也較少處理。剛剛戴老師也問到為何一直無法永續?而永續的價值、內涵是什麼?剛剛的簡報我們看到臺北過去的人才不斷累積,但因社造脈絡特殊,配合都更、政策快速發展、行政部門的分工,政府的節奏跟社區如何接軌,在政策中居民的角色為何?此外,跨領域、跨空間、跨議題及跨世代的討論,呈現了多元交疊的現象,一路以來的累積有很多養分。請大家現在不要吝嗇發表對於臺北市社區工作的樣貌、特色、限制的意見,或是如何重新面對。可能聊完可以整理出幾類的想法,下一階段繼續聚焦。有位朋友在slido上稱讚此活動:感謝社造中心的用心,用創意連結網絡,也讓社區一起提升。
 
曾為青規師,民國77.78年就有社造課程,一路看下來。自己從守望相助隊開始進入社區,那時還沒有社區發展協會(阿扁時期才有),當里長前曾在居住地遇到很有心的里長,看了這三天大家的提問尤其針對社區領袖的部分,當然是在指里長,在社區做了快30年,覺得人的心靈很重要,要有理想、熱忱、堅持,社造是由大家的熱情組成。自己當里長之後每一屆都有不同的理想來達成永續經營的目的,當從居民的需求切入,自然會導致公民自覺,途中就會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前來幫助。前三場小聚談到如何連結年輕人、如何讓年輕人參與,我認為政府計畫常常做完就走了,後續誰來做?要年輕人做公益不太可能,生計第一,因此思考如何使用退休年齡的人,是重要的事情。政府的政策只是輔助,做到最後有什麼好處實在看不到,有人常說里長不做事,那里幹事是公職,應該要多找他們。自己不會參與政府的參與式預算,因為沒有動能和理想性、沒有真正讓里民參與,我們自己開課執行才會永續,公務部門經費很多但始終沒很完整的規劃。像中國的社區治理就非常到位,政府如何輔助很重要。
 

Contact Support



Please check out our How-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 :)

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 Thanks!


Log in /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