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 Join Hackpad Now.

台北市社區營造中心

274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台北市社區營造中心 274 days ago
碧霜:今天的活動是邀請制,大家各代表社造過程中不同的的角色和背景、不同參與的方式,希望大家能盡量在過程中把自己遇到的問題和想像作一個互動。接下來介紹主持人:家華,她是臺北市公參會的委員,請她自己來介紹一下吧!
 
家華:今天要做哪些事,大家手邊有張A4紙,下面有QRcode,是一個網路上的小房間,誠實跟各位說今天因為時間有限,未必每個人都能說到話,當然我們期待每個人可以說,但如果無法的話可以隨時在裡面發言,也可以匿名,空檔時間我們會去看大家的留言,並在現場秀出來,所以實體和虛擬都有一個空間。今天之前已在14~16號舉辦三場小聚,有許多已經來貢獻過的朋友,誠實說也聽到很尖銳的質疑,等等銘澤和碧霜會做報告,大家事後可以提問,然後我們進行兩階段的討論。誠如剛才所說,臺北市的社造的確有它的脈絡,該如何在現階段往前看、往後看?第一階段我們會一起描繪臺北市社造工作的樣貌,描繪沒辦法只靠行政機關來做。第二part是將日前三場小聚的內容大體上分成了四部分:
①社區社群之間的關係,該怎讓這關係朝更好的合作發展?②如何和行政機關co-work或fight,大家對於中介組織的想法和期待是什麼,它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③自身行動如何對應跨局處?④社區工作很辛苦,工作環境如何變得更好,每個人在自己的位置可以做些什麼?今天其實不太好操作,怕變成”大腸花”。大家都知道大腸花嗎?它是在318學運時有群人覺得主要運動幹部做的不好,因此搭一個臺在罵他們,大家發言之前都會講”摁”(髒話),很怕今天變成這樣就很抱歉。而最後離開之前會和大家確認今天有哪些豐富的結論,不敢說是共識因為未必大家會有共同的意見,但將作為下一階段沙龍的接力。
在討論開始前我們安排了暖身活動,請大家先站起來!
 
台北市社區營造中心
  • 除了主持人及主辦單位以外,參與者的發言都將以匿名呈現,以保障參與者權益。
  •  
暖身活動 (認識彼此)
家華:大家有看到在這個空間裡有用線條圍了起來,等一下會問大家兩個問題,你聽到問題如果答案是「是」,先不管定義,可能大家的定義會不一樣,但就直覺覺得是的話就走進來(框框裡),猶豫的話就踩在線上,不是的就留在原位。
 
  • 問題一:你是社區營造工作者嗎?
 
(現場狀況:七成的人認為自己是,其中踩在線上的人比較多)
 
家華:我們先來問站在外面的,每個人拿到麥克風就簡單講一下。
 
框框外-
 
:社造的定義蠻廣泛的,傳統上來說我們協會是在作社造,但其實我們做的事情很多、很廣,我覺得不算在社造工作
 
家華:大家有聽懂嗎?我確認一下,認為傳統上社造有它的定義,但協會做很多事情,不一定能符合那個定義。那我好奇社造的定義是什麼?等等來問一下站裡面的人。
 
 
踩在框內&線上-
 
 
:我本來是社群,進入社區後就無形進入社造領域,一直進進出出,剛剛聽到有人一天做八小時,那我應該要站在外面因為沒做那麼久,但在場每人都關心社造,不管你站在哪,應該把大家連結起來,我站在邊線因為我認為自己是連結者
 
家華:老師說得很尖銳,大家在投入過程中社區工作是走三步退兩步,很辛苦,但為什麼走這麼久還沒有辦法永續?我自己檢討臺北市的公參會,的確跟社造斷裂,今年會好好反省。
 
  • 問題二:你覺得你的工作高度跟社區有關聯嗎?
 
框框外-
 
:我們是XX部附屬機關,服務北台灣九縣市,工作的一半與社造有關,另一半其實很雜,包含策展,因此從業務來看,工作高度跟社造的關聯還沒有那麼高。
 
:其實是無心插柳,也未成蔭。目前三分之二在公司上班,三分之一投入社造。
 
 
 都更處承辦/楊銘澤:我們在談臺北市社區營造的下一步之前,需先回顧之前做過什麼事情,再承先啟後,開啟未來想像。從臺北市都會社造脈絡可看出是從地區環境改造計畫為始,培育了許多社區規劃師進行改造,但社規師數量不夠,於是開始培養青規師、儲規師,後來演變為現在的社造人才培訓。另外還有社造中心、社區地圖、影像紀錄、URS、OPG以及最新配合西區門戶計畫和居民一同做北門附近廣告物改造、整宅等等計畫。在臺北市的脈絡下我們做了很多關於空間體系的事,但也造了很多人。我們也盤點社規師、儲規師、青規師、社造人才的分布圖,我們發現過去有段時間社規師提供非常多的幫助,目前這些老師都已更上一層樓,但仍繼續在社造領域努力,其中有許多人今天都在現場。我們也盤點了社區故事、社區地圖,到數位化的影像紀錄,以及促發城市創意行動的社造點、閒置空間改造的OPG的分布圖。綜合以上我們發現這些點主要分布在士林再生計畫、大同再生計畫、中正萬華復興計畫,這些市府有重大政策的地方。代表著我們有擾動的地方孕育出許多人,原因是過程中透過社規師的支持及他們和在地居民的溝通。未來將推展東區門戶計畫,從西區推到東區,在較少擾動的地區如松山、南港、內湖、信義做進一步的擾動,都市再生學苑未來可能就成立在大直,呼應這附近社造的加強推動。我們也去盤點這些計畫的人口組成,發現臺北市的社造跟別人最不一樣的是有許多議題社群,而且數量不斷提升,未來我們如何支持這些社群?都市發展與社區各式議題,是我們為來關注的焦點,這其中都更處、公部門可以扮演什麼角色?我們希望成立都市再生經營平台,藉此累積社造資料、資源整合、公私協力。社造人才也會轉型成都市再生學苑,能夠容納社群、為城市出點子、做城市創意的生產者。我們也希望和世界接軌,做國際型的擾動。
 
:曾為青規師,民國77.78年就有社造課程,一路看下來。自己從守望相助隊開始進入社區,那時還沒有社區發展協會(阿扁時期才有),當里長前曾在居住地遇到很有心的里長,看了這三天大家的提問尤其針對社區領袖的部分,當然是在指里長,在社區做了快30年,覺得人的心靈很重要,要有理想、熱忱、堅持,社造是由大家的熱情組成。自己當里長之後每一屆都有不同的理想來達成永續經營的目的,當從居民的需求切入,自然會導致公民自覺,途中就會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前來幫助。前三場小聚談到如何連結年輕人、如何讓年輕人參與,我認為政府計畫常常做完就走了,後續誰來做?要年輕人做公益不太可能,生計第一,因此思考如何使用退休年齡的人,是重要的事情。政府的政策只是輔助,做到最後有什麼好處實在看不到,有人常說里長不做事,那里幹事是公職,應該要多找他們。自己不會參與政府的參與式預算,因為沒有動能和理想性、沒有真正讓里民參與,我們自己開課執行才會永續,公務部門經費很多但始終沒很完整的規劃。像中國的社區治理就非常到位,政府如何輔助很重要。
 
:青規師時組成xxx游擊隊,找閒置空間耕種成立菜園,發現居民接觸後可能無法一起行動,有礙於城市規範。所以認為應該把背景狀態鬆開,讓每個人可以在他們的情境裡面也可以做這些事。所以描繪臺北市的社造會是希望自主行動的環境做得更好,甚至像一個基礎的背景,讓有想法的人有嘗試的空間以及類似的經驗可以參考。xxx游擊隊最後轉型為關心臺北市政府田園城市政策,關注於制度性的背景是否支持社區行動。因為試做時確實發現市府角色是關鍵的,公有地的允許、政策的合理性很重要,因此希望描繪臺北市的社造是可以讓自主行動的氣氛越來越好。
 
:約兩年前開始接觸社造,從北投到天母,正職是做平面設計,從核心成員到邊緣成員。其中幫忙了許多社區團隊,認為團隊內的目標常常不明確,像是一艘船前進的大方向可能相同,但目的不一樣、細緻內容不同,因為自己幫忙做設計,需先了解客戶的品牌形象、包裝,所以更能發現這點。這陣子和善步合作,覺得是個目標比較明確的團隊,有機會達到永續。
 
:因文資議題而思考永續的可能性,發現教育是很重要的一環。社造(人才)課程中的啟蒙很重要,開始參與社造的第一步才會確立朝這個領域前進。跟戴老師聊天他提到要發掘大家的「利」,利不一定是錢,要找出大家認為的好處是什麼,才會願意持續投入。此外也需要讓大眾對於公共議題有感,讓觀念改變,因此推行了小孩的環境教育。我做天母地區時很多人說天母資源這麼多還要做社造嗎?後來我得到暫時的答案是:因為生活資源充足,反而更能推動一些前瞻性的議題,如公平貿易、永續發展等進步的議題,這可能是臺北市社造的特色。
 
:我做了19年的社規師,居然沒有出現在剛剛的簡報上有點不爽,這19年存活下來很不容易,社造範圍很大很雜,要講清楚自己做的事情很難,自己又不擅長把話講清楚,所以處在一個奇怪的位子。臺北市的社造我會這樣描繪:主要是由空間部門主導,主辦單位是都更處也很明顯呈現了這個問題,其他部門的參與少,經濟、教育都有些斷裂,一直沒有被好好討論到底做社區的價值觀是什麼?因為我認為靠政府部門補助會死,我去年成立公司,從教育下手。呼應了剛才發言的善步,從小的教育學習開始接觸都市空間。另外就是產業,社區如何連結創新?還有一個問題是今天大拜拜到底要幹嘛?今天的產出如何應用?如何推廣今天討論的東西?但剛剛講到社區就是從自己做起,不要每天抱怨,所以回到我自己,為何今天自己會坐在這?我就是在尋找方法,互相支持很重要,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很重要,萬華糖部的甘蔗不會死,即使有派系介入、很多麻煩也會持續,我認為是因為地緣關係、在地的情感認同,才能促使這件事情持續累積,這些都在日常生活裡,因此我認為地緣很重要。就是回到剛說的生活教育、社區教育。
 
:幾件事跟大家分享,也蠻尖銳的。第一,社造曾被奉為很重要的事情,甚至各縣市都成立社造委員會,但目前社造被極小化,變為都更處的一項計畫,是我憂心的地方。社造應包含所有面像而非只是空間,所有跟人有關係都應被放進來。第二,擔心參與式預算只是個策略,在告訴大家政府願意分享預算給民眾,但事實上是這樣嗎?它連政府預算的百分之一都不到。第三,上位者所做的事情會影響社區的走向,也牽扯到預算分配、社會型態,如現在大力推行的田園城市政策,但誰講得出來那是什麼?各局處部門在各地種菜種花是對的嗎?應好好思考再去做。最後,都會社造到底是什麼?或許我們應該將都市鄉村化,我們需被地方認同、希望自己在地化,而非永遠遷移,在城市中找到根與歸屬,才能永續。
 
剛剛講到「定著」,但我想講另外一件事是「流動」,北市花了很長的時間說明北市都會型社造的差異性,我認為那是流動。剛剛德君說還是要有在地性,我認同但社群組織和生活圈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我認為從流動可看出它的意義。舉例永康街是我們最早推參與式預算的地區,其中有個計畫是把巷道變成遊戲巷,但與各部門間的聯結有許多問題,終於十多年後有機會施作時,當初贊同的居民們認為不需要遊戲巷了,他們需要停車空間,因為他們的小孩都長大了。以此來看我認為沒有事情是一成不變的,我們面對的是轉型世代的變化,台灣有七成人口住在六都地區,都會型社造很重要是因為我們臺北市應該要作為其他縣市的示範。我的問題是,現在講的專業菁英的權力,是否真的能培力給社區?很遺憾目前的iVoting和參與式預算、都委會都是假的,芝山岩社區捍衛那麼久,周邊竟然是公部門先行、私部門才開放,這是專業的墮落。我們有一手好牌,希望好好得, 關鍵問題是做了那麼久的社造,所累積在光譜上看到的這些人,如何引動市民參與、真實施作在社區?我們不像新加坡是加護病房、無塵室,什麼都完備有效率,台灣像是叢林,本來擔心老虎會把白兔都吃光,但並沒有,表示實際上我們有生存法則,財團並沒有席捲整個資源,我們以為711連鎖店會取代柑仔店,但實際上也沒有,這不就是我們在努力的可貴價值嗎?
 
:社造是營造環境和人的連結,包括鄰居、鄰里、社區,進而產生人跟臺北市的情感連結。政府部門所做的事情很多,但民眾不清楚,不清楚就以為沒有做,人民也沒有參與其中,因此我們文山社大現在推行公民參與,邀請民眾了解政府在做的事也讓他們表達需求。但是社造養分從哪裡來,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青規師、社規師訓練很多人,但他們吃什麼?如何繼續下去?要做這方面的檢討,社造中心也應協助輔導。公部門應和社區連結,公部門扮演的角色很關鍵,因為他們握有資源。最後是社區本身,假使里長離開之後社區會變成如何?社區中的key person(關鍵人物)是誰很清楚,但關鍵人物若消失社區還能永續嗎?城市社造和鄉村的有很多不同,鄉村產業很多、空間很大,是臺北較缺乏的,到底臺北社造的養分從哪來?如果臺北市沒有里長,把里長的資源交給區公所,會很難推行嗎?里長裡面有百分之多少的人在做社造,而且全世界都沒里長這個職位除了台灣,里長的角色對社造是正面還反面?我們需要思考。我很重視行政倫理,但很多里長卻不把區長放在眼裡,讓區長沒有資源和力量,這樣子社造要如何推動呢?
 
家華:我們先休息十五分鐘,並請社造中心、都更處準備回應大家,今天的意見會如何被歸整、資源分配與相關政策將如何處理。也讓我整理一下剛剛共17個人發表的意見。
 
 
碧霜:我想了很久到底今天誰適合來談這個議題,這幾年自己也遇到困境,畢竟以前一開始接觸很多傳統社區以及青規師,但近一兩年臺北市社群的樣貌與社區力量間的消長,我一方面擔憂、一方面覺得也許這是城市活力的開始。永續是老議題,但如何重新定義、解構,我的角色也不斷被質疑,北市20年來到底發展了甚麼?累積了什麼?但這可能講不清楚,需要大家一起來說明。這個階段要處理的事情事,青年能否進入社區?青年是為唯一的問題嗎?還是青年牽涉到的是與各族群融合的可能?我們希望一起找出社造永續經營的模式,前陣子看到英國花了14年建構以社區為基礎的社會企業環境,這是我想要帶大家一起努力的目標。社會真正的問題落在社區,我們如何以社區為基礎發展循環經濟、商業模式、互助網絡的模式等永續經營的模式。社造不再只做社造,將結合社企、青年孵育,做為未來下一個階段社造中心發展的藍圖。長期來看還有政策倡議、打造適合青少年發展社區經營的環境。
 
社區到社會有公部門、中介組織、新創團隊、在地組織等角色,各自努力的部分要如何合作、促成網絡。社群和社區的經驗不一樣,彼此如何互動合作?各行動元素(上圖中的參與、關係、商業模式、公共議題)環環相扣也出現不同模式:有些人是用商業模式連結關係,有些是公共議題連結社群參與,參與、關係的連結,這背後要ˋ去處理的問題我們要在下一階段談清楚,「模式」大家可以放在心裡,有些人都在進行了包含合作社、信託、公司、協力團隊組織等等,我們想知道下一階段大家新的想法、下一步的行動會有什麼?可能都是有永續發展的可能性。
 
都更處科長/胡如君:我去年才加入社造工作,我們團隊進到這個領域還非常非常新,為了這個討論我們從去年年底開始籌劃,有先請前輩們做大的討論,會把大家找來有一些想像,在反省對於我們這些新進來這領域的人,過去這麼多豐富精采的事我們好像很少透過某個可以累積的空間、資料庫或計畫的整理去理解,只能讀到很片面的東西,對於整件事要怎麼歸整,大家要先有個共同理解才能共同討論下一步,所以找大家來讓我們知道過去做過什麼豐富的事。更新處一直被各政府部門理解為社區與各政府之間的窗口,但其實社造工作融入在每個局處,叫我們擔任窗口我們覺得不敢,但現在覺得要接起棒子才能讓事情變得更好,必須有個單位來統合資源。要如何往前進我也不知道,大家都是前輩,我們整理了三、四個討論議題包含如何讓社區與社群有更好的連接?中介組織如何發揮功能?跨部會的連結如何更好?參與社區工作一定只能餓肚子嗎?要如何成為賴以為生的工作?我們有在思考社造人才培訓之後的相關計畫。我們是群菜鳥,這次以及之後的討論,我們會收集歸整為後續三場沙龍,三場不夠的話就辦20場、30場,目的是把這件事解決,因此希望有更多討論和共同工作,讓這事往前走。
 
  1. 談都市社造,很大的使命是要讓其他六都參考。
  1. 定著跟流動間的討論。
  1. 都市社造有無可能創造更多自主行動的友善環境及資源。
  1. 社造在臺北市有無空間讓長期的未來想像談得更清楚,2050願景不只專家和政府談,而是更直接地一起談這塊。
  1. 臺北市都更處關於社造各項計畫淪為吉祥化,看起來跟其他行政機關斷裂、青規社規師的下一步。
  1. 參與式預算推的方式沒有讓民眾長期參與而多為一次性,有調整空間嗎?跟社造如何相接?
  1. 中介者的角色。
  1. 社區社群的核心價值,如果大家同意剛說的流動性的創造,那可思考兩者之間如何拉起來?但個別的核心價值大家都講得清楚嗎?設計師和社區合作的感觸是每一次都要花多時間溝通,社區本身要想清楚,介面才會串起來。
大家對上一階段有什麼想法,也要拉回社區、社群的關係,剛剛丟出流動性的概念,但怎樣談得更具體?政府機關如何讓資訊公開,中介者是否要協助?都更處科長意識到要有跨局處整合協調的角色,但具體想像是什麼?如何讓社區工作者更好地生存,難道一直扶植新創團隊嗎?接下來可以對應這四題,或在剛才討論的基礎上在談,因為已經有拉出這個框。
 
我們在做的事情可以回應到剛剛談的流動性和青年參與,我們自認為在做青年租屋社區,目前有約120位住戶,但還沒真正落實到社區,這些公寓大廈散落在大安區、中正區、文山區。我個人就換過4-5個住宿地,城市間的流動性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實際的經驗和體會,然而對於現在流動性高的青年來說,與社區工作有甚麼關聯?我爸媽那代20幾歲成家立業、買房,但現在可能40多歲才能負擔的起臺北的房子,所以20多歲-40多歲間的流動歷程可以討論城市中青年與社區的關係。如果等一下針對這兩個議題:青年與居住、流動人口的問題可以再對話。
 
社區的養分從哪裡來?首先是錢,科長也說能否從社區工作裡找到就業機會,其中很有趣的是文化資產保留再利用,政府最怕的是圖利他人,但哪有不要「利」的事情,問題不再於利,利一定要有,問題是利是歸於誰的?早期社區工作有貸款問題,後來一直沒有取得基金,我一直納悶為何,改善社會環境的同時和改善國家經濟有直接的關係!十幾年前社區工作會議參與度很低、人很冷漠,我們就是要找到對居民的利益關係,他們才會有感。社區工作常牽扯到觀光,然而社區改造需要的錢從哪來,應在各政策、局處立規定出一部分基金,專門供應社區工作,不然我們帶來了利可是我們自己沒有得到,這對於經濟並不好。什麼是社造?背後就是社會公民教育,提高人民公共的價值觀,從小學教育來改變社會公民價值,回到日常生活環境,才能夠永續發展。2050願景從哪個角度來談,需建立一個能夠隨時調整步伐的模式。而都更處職位太低卻要管控臺北市98%以上的空地,如何有一定的位置?城市基礎設施常被忽略,但這個城市生命線是基本概念,怎能不放在社區工作去做要求呢?生活還分局處嗎?
 
:財務很重要,預算在限制內要如何做,同意剛才說的成立特別稅、特別法,專款的來源可以從民生消費的其中一項、大家共同決議之下保留來做社區發展。現今政府被要求很多,但能力弱,因為財政各方面限制太多,政府應學習聰明的父母,雖然政府不一定就是父母親的規格,但要不斷讚美、鼓勵公民朋友自發性地去做事。資金需脫離議會監督,讓人民自行成立委員會如管委會, 政府不會介入,最後的管理是司法,因為居民本該自己管理治安、清潔。里長的部份我和剛才的發言有不同的看法,資源很重要但社區工作不應還給"區",社區工作應該要回到"鄰",一個鄰大概一兩百戶,單位比較適中,現在是里長指派鄰長不太合理。大學能否和鄰近社區形成生活圈, 讓大學老師把自己所教的、或社規師一同帶入大學生活圈,以大學作為基礎,特別是發展災難型社區,不再只是文化、歷史、娛樂等之前都做過的面向,現在最擔心的是災難帶來的影響,要讓社區可以發揮作用。社區大學明年將滿20年,如能進入到小學學區,因少子化使小學空間閒置,社大接手小學更接近社區生活。讓社規師張羅集約的生活關係,臺北市的大學能夠認養自己生活圈的社區,以學區做為社區範圍。
 
:回應討論主題的中介組織,我URS的空間扮演著公與民的意見整合平台,自己是在地人,一直在協調兩方,一開始我也像鄉民,哪邊有問題就提出來罵並和都更處意見分歧、吵架,但之後會站在政府的角度去想,他們也會站在我們角度去看居民的想法。剛講到參與式預算,我想要平反一下,我們去年的提案高票當選,但執行時也是抱怨連連,實際執行非常困難,因為案子太大了中間碰到很多局處,我們老百姓要去跟局處協調,中間的阻礙很多,我們原以為政府會直接做出好成果給我們看,後來卻發現要我們花很多力氣協調、找資源,才能讓它成行。我常常跑市府開會(我又不是里長),但在過程中學到了「參與」這件事非常重要,會讓一個普通老百姓變成公民,不再是網路上罵一罵。我也把這個學習到的成果散播給更多居民知道,讓他們知道公部門的想法,需站在他們的立場想事情,這是參與式預算讓我體會到的。我們的里長沒做什麼事,很多街區問題必須透過居民來解決,現在很多在地的協會,做參與式預算的過程中我也發現里長的態度較負面,覺得我在搶他的位置,但我認為街區問題長久存在,只是看你用什麼方式解決。
家華整理:
  1. 中介者很大的任務是不斷在公與民之間、各系統之間做協調、換位思考
  1. 臺北的參與式預算有個功能是讓民眾在行政機關中做協調,但到底行政機關可以如何承載這些輸入的意見,有公務員跟我說參與式預算雖只是1999的實體版但有其意義,它可以讓民眾碰到實際的人,它拉出了空間讓非社區頭人可以直接面對公務體系,拉出了素人參與有別於以往的社區領袖參與,但行政機關的能量能否一直承載呢?(但不是所有縣市的參與式預算都這樣,有些縣市是讓民眾自己執行。)
 
:社區和社群的關係狀況需有一個很好的連結點,目前是里辦公室或社區發展協會,但很多時候兩者是一樣的,公部門也認為社區的連結點還是以里長為主,這跟剛才分享到是否能夠有預算撥下來給社區發展,這是可行的,但要撥給誰?剛有里長說北京、上海的社造做得很好,但他們的社區組織不是這個樣貌,是委員會(區委會),那是選舉產生的嗎?如果像剛才說的要有鄰長,是否也要用選舉的方式?這都是可以討論的,我是期待有個新的想像:制度的改變,雖說很難但是可以思考的方向。目前社區最基礎的結點有狀況,剛都在講里長,但如果沒有里長怎麼做?第二是我們當然需要中介組織,現在社規師、青規師到底如何導入社區,社造中心應扮演中介組織的角色。第三是跨局處整合,參與式預算執行前各局處也會開個會,但應該不是開個會就決定事情然後各自在各自的部門做事,像我們今天有民間組織、專家來討論,這模式應套用到跨局處的整合協調。 
 
:戊戌變法中,譚嗣同赴義前寫了一段話:「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不有死者,無以召後起。」誰要走誰要留,都在各位手上,剛有朋友說有決心做長照,那就好好地留在社區做吧。那誰會流動?剛也有人說了,就年輕人。都會城市最先反映的是人口結構型態,我們之前就在處理都市化、人口移動的問題,未來的結構則是老人會佔很大比例,社造中心過往把會流動的、專業不同的社群組織,把它變成平台放在這個場域,這場域也慢慢從區域地理變成一個虛擬的網路城市。像芝山岩的事情,幫忙的人可能來自於不同地方的組織,而社子島透過iVoting的程序告訴我們要做生態社子島,不管有多少人質疑,真正投票的在地人20%不到,但他們要決定所有事情。這是個利益競爭的ˊ時代,誰能講出好方法、新方式,就讓他講,帶到公開辯論,讓社造推動變成公開平台,如社造可做到這步,即便在叢林有開發商、有富可敵國的財團,但努力經營在地的小白兔還是會有他的成就。
 
:我本來以為這階段是分組討論,因為有四個滿明確且需要深化的議題。剛提到機制,公務機構有自己的生態很難去改變和促成溝通,機制的部分我希望未來用農民曆的概念,以兩三年度去看公部門每個預算怎麼編列、編列前的共識會議、議會監督、社區合作、結案檢視與改變,希望合公部門的節奏,看他們在跨局處的機制為何,試著在此議題和公部門合作,提出真的可以做的機制。就是攤在時間軸上,每個局處的環節把與議題深化有關的盤點出來,並導入民眾回饋的意見轉化政策方向。
 
:社造中心推很久也培力出很多社造人才,但對於社造主軸與其他社會橫向的組織,也許需要民間版參與式預算或社企做連結,讓臺北市的力量凝聚。傳統社造的組織如社區發展協會要否需汰舊換新、重新思考,因為之前把資源都放在同一類組織,但人會變老會凋零,需要扶植心血或連結舊的力量。現在12個行政區社造中心只在大同區,是否可以陸續在其他區域設置類似的點,以社造中心為方向,讓更多年輕人參與。前陣子都發局發布訊息,憲兵隊撤除某地區後,由原來的機關分類轉為商業區,臺北社造困難之處就是土地,是否可以由都發局連結社造中心?學習佔地為王。本身在做合作社,經濟推動之餘也關懷社區,和社企其實有連結,早年合作社受政府重視,憲法也支持,但現在沒落了,是否可以以社造學會的角色可否去做橫向連結。很希望在推動公共事務時能得到協助(資源、人力),NGO在北市生存不容易,社造中心也需共同想想如何孵育新型NGO長出來。
 
...
274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台北市社區營造中心 274 days ago
Whisky:大概只有五分鐘,我補充四個,第一,請你們今天先忘記資料這件事,大家對資料想像可能有點侷限,表格是資料一種,但我們想資料和以往是不一樣,下午我們會談什麼叫資料,在工作中,資料會用什麼方法投出來,上午先忘記什麼是資料。第二,舉例這張椅子,每個人看到這椅子會想什麼?若我是設計師,我可能會想我設計時,可能很在意使用狀況,稱為人因設計,設計師會在意這個和造型,製造商會在意什麼?材質成本和價格,另一個角度,場地所有者,我很好奇他為什麼買這張,每個人考量不一樣,不同角色會看到完全不同,這叫資料,我們稱為資料,設計師可能會看到椅子弧度,這場地所有者可能顯示比價成果,今天講的資料可能很多地方會出現,但不是你們想的。第三,我發現我必須誠實講我沒接觸過社造,我唯一比較有接觸是社區大學,我是參加裡面的課程,我發現你們很在意表格,國書有給我很多你們要填的表格,議員交辦的、文化部交辦的,我發現表格有特別難找的,像有個是表演劇場,你們絕對不會為表演劇場立一個劇場資料集,成立表格之後再撈出來,但你們一定會有地方政府的場館活動資料集,我如何找出來填寫,這必須回到我們設計時,有沒有想過如何快速找到再填入,這是第一層資料,你們一般想像資料,再來是決策,某個來申請我是不是要給他錢,他之前做過什麼事情,這要回到查詢階段,資訊如何協助決策,要談原本資訊能不能快速有效使用。第三是傳承,我最近聽很多流動率非常高,很多上一任熟了就換位置,這種傳承經驗,這其實叫知識管理,這五六年前就有了,如何讓留下來經驗更有效結合。資料可以回應到你們日常處理的每件事情,我們對資料想像真的不一樣。最後,今天講開放資料,什麼可以開放、什麼不需要,我們開放目標不是只是讓大家看,希望讓你們可以找到新夥伴,大家看了願意加入,不是為了資訊公開法拿來監督,是要拿去產生更大效果。你希望大家資料出來為你做什麼。比如今天,把不同人、不同領域、不同地方,意見放一起討論,像我就是社造門外漢,資料這塊我可以協助你們,你們的經驗可以告訴我你們的需求,我們一起討論。
 

Contact Support



Please check out our How-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 :)

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 Thanks!


Log in /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