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 Join Hackpad Now.

Ying-Shin Lee

486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Ying-Shin Lee 486 days ago
家華:但社區工作有辦法用那麼的結構化、數據化的跑出來嗎?有人搖頭。
 
whisky:這是我們在做的事情,你說的是文字性報告如何有效量化跟拆出關鍵字,我現在在做司法相關的,我有國外現成範例,以前阿富汗戰爭日誌,在講美軍那邊有人洩漏出來戰爭時,大兵要填日誌回來,有人拆出三個關鍵字,就從所有文字裡面列出清單,每個事件都給三個關鍵字,做出一張圖,就是美國大兵過去十年來在阿富汗發生的事情。你們在社區的計畫裡面,能不能找出不同類型的計畫該有的關鍵字。另一個是法院裁判書,做資料結構化,把人事時地物跟法條都拆出來,方便後面分析。離婚案子,能不能訂出幾個大類型的離婚案子,訂出幾個特徵,接下來需要打離婚官司的人,依照你的需求,你該拿這些去跟律師談,要律師回答你這些問題。在現有資料中整理出特徵,讓有需求的人拿去跟律師對話。剛剛聽起來就很像,能不能在不同案子中做分類,提出相關特徵。我沒看過你們的報告所以我不知道,但我想像會往這邊走。另外一個是不同層次的資訊管理,結案報告前的每個階段的資訊管理,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要求相關廠商做工作日誌,報告到什麼程度要由你們決定,另一個是拆出不同欄位,填完欄位內容,依照不同欄位定義出關鍵字再做下一步分析。
 
家華:有些事情不是現在馬上可以做,但 whisky 說的是關鍵會在各位手上,如果要到可以用表格呈現的程度,要先做報告書分類出來,你才會知道要下哪些關鍵字可以把內容抓出來。要先消化過報告,才有辦法拉出那些欄位。
 
:我們談資料處理,結構化,資料欄位,是一種研究或評估的思考方式,要怎麼從報告中挑出關鍵,但我們很多力氣花在跟社區相處,行政,這是兩個不同的腦袋。資料專家要透過實務工作者...
 
:但兩邊有 gap
 
whisky:對我來說這不是 gap,這是一個協作合作的概念。文化部有個老師嗆我說你就幫忙做系統,我說這沒用,還是要大家進來,我的目標是你們越來越不需要我來跟你說怎麼做,你們把不同領域的東西吸收到你們那邊去,一定會有磨合過程才有可能往前走。
 
:縣內的大環境政策,有些事情大家覺得不重要,或者他想的社區跟我們想的不太一樣,他可能在意的是老人有沒有吃飽,綁樁啊,跟我們想的社造是不一樣的。他們的補助款可能就是吃肉粽月餅啊
 
:委員有不同專長,他們有不同面向來提供意見,我們也會就意見,看大家是不是覺得可以往這個方向做。目前委員會運作來說對我來說還 ok。我覺得跨局處資源整合也是另一個很有難度的事情,我們有做,但實際跟委員溝通後,也發現跨局處很難做,委員也知道很難,看看短期可以做到什麼程度這樣。
 
:要去做跨局處資源整合,有難度,但對於跨局處業務的瞭解跟溝通是很有幫助的。我們現況是委員會有會前會,請委員就議題提案觀察到的問題要解決的,有什麼想法,都在會前會提出來,業務單位會一起參與討論,就業務層面能不能落實,先在會前會溝通。溝通後,委員想要提送大會,就會送,最後決策還是在主持人身上。提案的東西,大家會在會議上再一次討論。
 
:提問我想知道會前會指的是,外聘委員做出一些決議,還是內聘委員會有一些決議再送大會?
 
:提問一年的成案量會有多少?因為我們發公文,常常都是委員沒有意見,業務單位要自己想破頭。
 
:回答有時候一個案子有時候三個,委員有時候發現到的問題,是他要你改善,不是真的要提案,那我們都會列管。
 
:我們的委員會從成立之後,民國97年之後,就沒有開過會了。一直到去年還是前年,監察院報告下來之後大家要開會,但很多會議內容要幕僚單位就是文化局跟社造中心要提一些,提到委員會會被同意,對各局處不會造成傷害的東西。規定社造委員會要三長之一來主持,所以我們就希望局處把對社區的補助彙整出來一個總表,有列管,從這些可以做的事情慢慢推展。
 
:我們動得很勤。參與式預算,去年推動委員會有請施聖文老師來講社造跟參與式預算的關係,後續也有做一些建議跟結合。我們一年開兩次,副市長主持,會前會有跨局處小組會議,擬定一些案由,都是以不增加各局處的負擔為前提例如審查會時希望都發局一起來,如果兩邊是一樣的案子就可以即時告訴我們。所以先把跨局處合作案談好,再送到委員會,由副市長裁決。我們今年談的是跨局處輔導團隊的整合平台,副市長一聲令下,才有運作的空間。
 
:我也是剛進來三個月,我們是7/21才召開委員會,但遇到一個問題是,我發出開會通知,很多人就問說我跟你們社造有什麼關係?他們就是來做跟社造有關的計畫的分享。
 
家華:整體而言,你會認為縣市政府在社造工作的操作上,環境上是艱難的,請站起來?舉例,我現在主持,比318之前好做,但也有新的挑戰。那相對過去是比較好做的,請站起來?社區工作每個時期有的艱難,可以想一下現在的艱難。社造委員會沒有我想像中的慘,至少還有八九個。
 
家華:所以你對他 ok,但再上去就很麻煩。
 
:照規定辦就沒問題,社區需要輔導跟教育,核銷就很 ok。
 
家華:我也有看到社區為了滿足會計審計,只好叫年輕人回來處理這些,但年輕人回來不是想處理核銷。
 
的要件就是經費概算,實際執行成果,勾稽都沒問題。社區的單據就是講師費出席費誤餐費,沒有給人事費,臨時工一天不超過一千,要有簽冊,只要講清楚,必要的書面文件都會準備好。送過來,承辦人再幫忙做檢查,送出去幾乎都 ok。如果主計有疑問,因為我們很瞭解社區運作,馬上跟他(主計)說明也就 ok。
 
家華:但有一個中繼者可以處理委託的部分會好多,但補助計畫不 ok。主計要處理的是,制度上有沒有可以再調整的?
 
:主計是就書面上去審核,我去年核銷自主類的案子,他們要求生態老師,老師長年都在玉山上,單據不見了,我們主任很幫忙,你就請社區幫忙開切結書,承諾就算之後拿到單據了也不會再拿來核銷。你跟他說明這個狀況,我們主任會幫我們想解套方式,因為他是書面。
 
:我們會計還會打電話問文化部的會計。我們會計的解釋是,他上面沒有寫可以的,就是不可以(全場笑)。去年說可以的,他說過去錯不代表現在要繼續錯。我有點心機,我去年先把公所拉進來,我隔年就讓公所去就地審計。社造點的核銷,都要先自己退一遍。
 
家華:聽起來應該要行政院把主計跟社造好好 sync 一次。
 
:我們遇過一個案例,他們來申請要做調查,出書,我們就擷取一段 google,後來一段段篩,發現整本(都有抄襲)...如果你要很仔細看政府付的錢,社區產出的東西有沒有價值,這是要有一定的人力去輔導或篩檢,這過程也是成本。那時候是因為這個社區比較早交件,不然到十二月我們沒有那個人力。盤出來就是狀況蠻多的。
 
整理一下,第一題是問長官,看起來狀況不太一樣,有人提到長官過度介入也會有問題。社區工作很重要,長照講社區,節電也講社區,要怎麼跟社區工作接起來真的很重要。第二個是推動社造委員會,還有八九個在運作,只是要回到原本的設立宗旨有困難,但溝通瞭解似乎是 ok,但也有幾個縣市是幕僚單位要想提案,不能讓其他局處覺得干擾,社區工作對某些局處來說不是那麼理解。文化部有一些是從公所去做參與,就有在討論,這跟社造中心,公所的有什麼差異。
 
第三組是主計的問題,透過中繼團體好像會好一點,就地審計也是一個辦法,也有人提到長官要跟主計溝通。最後一個是社區計畫書寫得哩哩拉拉,不管結構化或非結構化都有利,各位前期都要做陪伴輔導。這會不會才是根本問題,他有沒有想法是一件事,那他為什麼動,只是為了滿足 KPI 嗎。剛才有同仁提到,假設計畫書可以變成資料分析來源,怎麼資料分析,結構化呈現。也有人提到,只看成果報告,可能有點困難,可能是社造中心把壓力吃下來。
 
請大家拿便利貼跟 A4 紙,看一下表格。剛剛的討論有些跟文化部補助要點有關,一個跟時間軸有關,一個是跟工作項目的 check point 有關。你如果還有問題請寫到便利貼上,寫完貼到對應欄位,對應不了就貼到旁邊。
 
國書:窗戶這張表格,就是我們嘗試幫大家把問題做分類,有點像是初步的 data jam,但8/22會有更詳細的分桌,當天也會有 whisky 跟家華幫大家把問題做釐清。我們先釐清大家的想法跟問題,再來想下一步要怎麼做,所以需要大家回去事前功課,例如你已經有既有的報告或資料集,你想要跟其他資料做串接等等,這些都可以先想一想,8/22再來討論進一步的製作跟發想。
 
我們講 data jam 主要是因為有一個東西叫做駭客松,就是一群人關在這邊,設定主題,大家去寫程式,用資訊力量提出問題解決方案。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想過用駭客松來處理社區議題。剛剛也提到有些人完全沒有點子,但他可能有一定的技術能力,我們要做的就是給他一些點子,data jam 就是這樣來的,想出一個概念的東西,再到駭客松把東西做出來。國外有些用 data jam 做議題釐清或資料清洗。
 
食安這場,是張善政知道我們在做這個,就說來辦一場吧。我們辦這場時,設想很簡單,在食安這個議題下,範圍太大了,所以問題很大,我們設想先訂出一個方向,跟在地農產有關係的,我們該如何解決食安問題?有人說我要吃得安心,但光是這句話就有很多不同情境跟需求要拉出來我們找了30人,有政府官員,因為很多資料是政府才有,所以食安辦農委會衛福部都有派人來參加,農委會很配合,但衛福部是被交辦的,來的是比較基層的公務員,是被叫來的,他們還是有幫助,他們來捍衛自己在做的東西。另外一票人是專門跟食安有關的,主婦聯盟,Lin bay 好油,一個網路上的食安專家,是油品專家謝昇佑,他在做小農市集這塊。請他們先給短講,目的是讓大家知道,在食安領域他們看到什麼問題,點出問題點,再分組討論,每一組要找出自己想談什麼東西。
 
data jam 有兩階段,第一階段盡量發散,食安上我們要處理的問題是什麼。討論完每組報告,我就是負責扮演當笨蛋的人,一直問為什麼,在「我要吃得安心」這個問題背後,真正的核心問題會是什麼。這個習慣是,對任何事情都有問不完的問題的態度。我會協助每一組定義出他的核心問題是什麼東西,你們可能可以拉出很多不同問題,要處理的是人或程序,或者資料收集這一塊,我會試著定義出來。
 
第二階段,我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這又分成兩塊,一塊是你們在作業上就可以處理的,有哪些是現在就可以馬上做的,例如馬上建立一個表格給大家填。但也有另外一塊是要跨機關處理的。那我會去問,真正執行的時候,需要什麼資源,或你們的能力,最後最後才去談資料。最後我們才會問,要做出這樣的服務或資訊,那我的資料在哪裡,我手上的資料可能不足,要去跟誰要,或者是資料要有新的收集方式。談到這邊才會去談現有的資料怎麼處理他這一切都是用資訊科學的力量來協助你們但有一塊是我無法處理的,就是你們跟人的關係。整理完之後,就會有完成的問題,執行方法,資料集的盤點,我就可以帶去駭客松,請有技術的人把服務做出來。這是我們當時網路上的紀錄(看螢幕),當時的國發會簡宏偉處長擔任主持人。也有人都不理會,當天食安辦都沒人來,明明是張善政交代食安辦要做。我們會設計一整套討論方法協助各位有效對話。我們也辦過禽流感的,農委會同仁來協助,但那場還有李惠仁,他來了就是痛罵,所以現場氣氛有點緊張。我們不會問手上有什麼資料,而是從問題需求面出發,我們可以做什麼,那有什麼資料可以協助我們。
 
關於資料處理,給大家幾個範例。這是川普談北韓的飛彈問題。這個服務,叫做 Open Calais,路透社的服務,我把文字 copy 過來請分析,會依照看到的不同內容,這邊是主題,試著抽出主題關聯性,人事時地物,都是自動化的,透過詞庫把關鍵字抽出來。這是文章的資料結構化,會拆兩塊來談,一個是文章本身的結構化,這比較困難,就是一段段。另外一個是後設資料的結構化,metadata 的結構化。例如社區計畫書,我要如何有效管理,我就需要 metadata 的設計,需要依照不同的計畫書來設計出來。另外一塊是計畫書本身的結構化,那要問我的計畫書會有共同的欄位嗎?
 
這個叫做 Akoma Ntoso ,這是在談裁判書結構化,你可以看出裁判書前面會有字號等欄位,但下面的主文開始就是一長串文字,司法院有做成開放資料,是這樣子(看螢幕),這是編號編碼標題案由,再往下會把所有東西一股腦放上來。下面的東西不能拆嗎?會有法案相關東西不能拆出來嗎,可以啊,這就是 Akoma Ntoso 協助我們做的東西。這是一個法庭裁判書,左邊是把右邊文字拆成一個個欄位之後的切割,你們的東西也可以這樣做,只是要怎麼拆而已。 Akoma Ntoso 可以拆判決書,會議記錄或辯論稿。我點右邊這一段,相對於左邊這一段,是長成這樣。原文的資料結構化,會依照事由爭議點起訴理由,依照不同的大段落把原本的文字拆過去。上面會有 metadata,日期哪個法庭來的法官是誰,都會記錄在這邊,所以我們用這種方法去記錄一篇非結構化的文字。
 
但很可惜,目前我們真的沒有相關的對應標準,例如新聞稿要怎麼做,台灣還沒有標準。這是新竹市政府的新聞稿,會長成這樣,有標題發佈時間發佈單位類別,光是有類別就可以產生很大價值了,裡面的完整文字內容圖片圖說等等,還有附加檔案。新聞稿一般都會有新聞聯絡人,但沒有新聞聯絡人的欄位。台北市的就更糟糕,因為沒有欄位,也沒有下關鍵字,北市的常見問答有5000多個關鍵字,有超過3000個只用過一次,無法有效做分類,那不是沒有用嗎?你們的計畫書裡面,關鍵字應該要有相同的標準,不應該是各縣市政府自己有一套標準。但我要跟你們合作,才知道你們的關鍵字會是什麼。我現在在做司法相關,我只好去看司法辭典,想辦法建立我自己的詞庫,才有辦法做分析。
 
來玩個小遊戲什麼叫做資料,什麼叫做資訊?現在氣溫18度,台北,這是資料還是資訊?大部分人都覺得是資訊。巴黎氣溫18度,大部分也覺得是資訊。立法院公報,一份完整文字內容,是資料的人舉手(一兩個),是資訊的舉手(一兩個)。外交部統計年報,裡面會有文字敘述,表格有相關數字。高雄市民政局施政計畫摘要。巴黎現在18度,可以拆成地點時間氣溫,這樣比較像是資料對不對,但如果我說巴黎18度,你知道怎麼穿衣服嗎,這句話對你沒有意義,雖然台灣也有18度,但巴黎是大陸型氣候。看你怎麼解讀裡面的意義,會決定是資料還是資訊。你觀看的角度會決定是資料還是資訊,所有東西你都可以視為資料。
 
這是外交部的國外旅遊警訊,誰出國時去看過?我根本不會去看。這東西有價值,會告訴你不同地區發生什麼事情,這樣的資訊,有一個旅遊警訊發佈統計表,依照年月份發佈次數,這東西到底在幹嘛我知道你哪個月發佈了幾次,給這些數字的意義是什麼?因為外交部每年要寫報告,要統計,年報裡面會有這種東西,因為被當成管考查核使用。這東西的價值,我真的看不出來,因為這樣看我並不會知道哪裡比較容易發生恐怖攻擊事件。他們的旅遊警訊長這樣,可以怎麼拆解,國家城市地點時間發生事件層級緊急電話當地電話等等。如果都拆成一格一格,會不會很有用?我把它視為資料,可以放到所有有關的 app 上面,我可以直接通知你,你用手機 app 可以直接撥打電話。把它拆成資料的話,可以應用的層面會變得很大,所有你們看得到的東西,都可以視為資料,重點就是我們要如何做成資料。有人聽過 Flickr 嗎,有人做過一件事,把標註台灣的照片都下載回來,算出次數,做出台灣十大最值得拍照的景點。影片也可以,會有 time code,可以拿來做結構化。演講也可以做,但中文會遇到斷詞的問題。
 
你們所有的報告,我都可以拆成以上的東西,下一步就是我該如何做資料?當我們要做資料的時候,第一個是本身的結構化,第二個是他的描述就是 metadata,第三個就是應用。這是 iCook 的網站,這個外掛程式可以協助我們去看到網頁後面的資料,都是用欄位標示出來,這就是把網站內容都轉化成資料。我們試著找出一個標準,套到我們要描述的內容上面。國發會有新聞稿或活動通知,我們去找有沒有相對應的東西可以直接套用,如果沒有,就去問有沒有國家標準或業界標準。你們的東西我想應該沒有標準,所以我要先看你們的文件內容。這就是給機器看的程式碼,給 google 看的,會猜說這可能是電話號碼,如果你跟這就是電話,用手機看就可以直接撥。你們的東西如果都放到網路上,可以讓 google 看就很重要,闢謠專區也是。這是的資料集,網站資訊結構化之後,就是我的開放資料,一次把東西做完。我一直強調程序優化,很多人都在意資料輸入很麻煩,這邊是我在網站管理後台都做好,資料的建立跟管理,開放資料,都一次做好,我們很懶所以會想出最輕鬆的辦法做事情。我們能不能找到方式一次把事情做完,如果每個人都有一個 excel 表格,那問題會是不同單位之間的資料庫如何接,你需要什麼資料,把欄位開出來,不應該一直在做重複的事情。變成結構化的資料之後,可以玩的東西太多了。這是大英博物館,開始用結構化的方式來描述館藏。紐約時報也是。國外在媒體或文化教育相關的,都已經在談後面的資料結構怎麼做,如果我要跳進來幫你們做,我會先拆成一小塊一小塊,找國際上找不找得到相關標準來管理內容,管理好之後,就是依照你們的需求產生出來就好了。台灣目前只有 iCook 做到,蠻悲哀的。
 
看資料的時候,會把資料的屬性框住,只有回頭來問我要解決什麼問題,才會看到資料真正的價值。這是巴黎的行道樹,你可以用擴充實境的方式把它顯示出來。誰會去下載巴黎的樹的 app?台灣真的也有人做,新竹市,我蠻高興他們做出來的,因為果然沒有人下載。那行道樹該怎麼用?位置品種大小,可以怎麼用?天氣很熱,林蔭步道,樹蔭下面還是一樣熱死人。那到底可以幹嘛?樹有座標,但我看不出樹之間有差異。有人把行道樹放到地圖上,做出花粉地圖,因為樹會開花我去演講,目前只有翟本喬跟中山大學的學生想到這件事,而這兩位先生都有過敏。他有需求,所以他想得到這個東西,我沒有需求所以我沒想過可以做成花粉地圖。台北市也有每棵樹的位置,分成16種,但是哪一種樹,完全看不出來,價值是零,但一定有另外一份資料可以告訴我這16種是哪些。新竹市有資料,有樹圍,巴黎會告訴你樹的座標跟地點,地點會分花園墓園運動場所高度品種,光是多這一行(地點),我就可以有完全不同的應用情境。巴黎的墓園是觀光客很愛去的地方,是媽媽會帶小朋友去的地方,加進來之後,我就可以放入媽媽或觀光客的手機 app,透過資料更詳細的描述,我有機會讓的應用情境擴大,使用度提升。
 
如果你們有興趣,我會建議先把使用者情境描述出來,每個人在做不同事情的時候,他會經過的路徑跟走的點會不一樣,用這種方式再回頭定義,需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後面的相關問題是什麼。這就是下次 data jam 我希望你們可以告訴我的。社區計畫書可能只是其中一塊。除了視覺化呈現,在社區計畫書裡面應該可以找到更多資訊,協助你們。法文說我們在閱讀每行之間的意義,尋找隱藏起來的意義,可以用資料的方式找出來。大家有用過文字雲嗎,用這種方式找出來大家在說什麼,像小英的就職演講,用的最多字就是「我們」,每個總統講最多次的字都是「我們」,因為大家都想當全民總統。但這也會有斷章取義的問題,如果他說的是我們都是豬,那不是關心我們,是在罵人,所以我們會進一步做文字的聚集效果。我稱為我們可不可以用科學的方法來解決我們遇到的問題,而不只是用經驗,不是說經驗不好,但如果可以有傳承,對你們的工作是不是會更好一點。
 
英國政府在做司法改革,去訪問所有人,一個人跟司法的關係,全部畫出來。他們把組織結構都拿掉,我把司法院拿掉,但會把律師放進來。我們試著用網路科技資訊的力量來解決問題,就會發現有一塊不是科技可以解決的,就是人與人的關係,但這可以協助我們更有效對話。
 
:剛剛提到行道樹或花粉的例子,這樣類型的資料有沒有什麼邏輯或特徵,幫助我們在生活中找到這樣的資料?
 
whisky:試著在每個東西後面都問為什麼,你想得到什麼然後呢你要一直問問題,找麻煩,對所有事情都不滿意。所有東西都來自需求,你們可能被工作壓到都忘了生活上有需求,所以先來解決工作上的壓力。
 
金牌社區的討論,社區在做補助這件事,跟以往社造點補助跟遴選是很不同的。補助之前就有跟社區還有不同局處討論資源分配情形。這次看起來跟資料沒有關係,但其實有很多關性,因為我們想知道這個社區的補助情況是什麼,所以在金牌社區裡面就有就很多資料。熱烈歡迎家華。
 
案例講完我會希望談一下審議民主我知道社造跟審議有微妙的狀態。講案例之前,要說在前頭的部分,我主要都是當主持人,嘉義這個案子是在地的苦工,在地的團隊在做。剛剛大風吹是談這四塊,大家剛剛有很重要的內容或問題,接下來要面對的,跨局處資源投放到社區的狀態,以及資料分析做為下一步的政策規劃參考。以及資料結構化的實作課。有些資料無法量化要怎麼做分析。以及跨單位資料重複輸入的問題。
 
就我知道 data jam 應該會分成三階段,小組討論大亂鬥小組討論。小組討論是釐清我們到底有哪些問題,接著大亂鬥會有大魔王,就是 whisky,會一直問你你確定嗎?」大亂鬥完會希望可以抓一些問題出來,一種是資料可以處理的,一種是非資料的,再來看哪些是文化部可以做的,哪些是我們可以自己做的,哪些要找技術者,或者哪些是政治問題。
 
在開始之前,我對陳東升老師又愛又恨,他竟然在清平台了這個他說社造3.0的唯一救贖就是參與式預算,讓少數人的聲音也可以被聽見。但我不希望落入社造 v.s 參與式預算的狀況我以前當老師的助理,覺得有些事情推不動,開始去幫社區跟運動團體做主持工作,我可以理解老師在說什麼,但各位在社區有很多細瑣的事情,這些細瑣鋪陳了你們社區工作的日常。參與式預算加入的話,可以在當中扮演什麼角色。也是在這個基礎下,我想談接下來的案例。
 
他們剛剛一直 cue 到謝昇佑這兩個案例不是典範,也不是完美的案例,我覺得他有很多問題是我們可以拉出來思考,在裡面看到什麼。不管是學術團體或社造組織,我們都在嘗試,如果我們有這個前提來談,才會有比較好的下一步。
 
嘉義非常,他們第二屆的時候,綜規處處長李明岳開始說要在審議民主導入世界咖啡館跟參與式預算,我也很不喜歡直接談工具。我就寫信給他,還跟他攀關係,讓他知道如果只談工具,你可能會死翹。我就問他說,你有沒有先做一些培力,是否對審議民主瞭解,知道有哪些工具以及特色跟限制,不同的目的再去思考工具怎麼用。所以不是社區談參與就只有參與式預算。我很尊敬政務官願意導入審議民主,如果要紮實,是要有目標,要尊重長期相關投入的人。我希望有人要推就好好推。
...

Contact Support



Please check out our How-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 :)

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 Thanks!


Log in / Sign up